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大侠,我们做朋友吧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小鱼一直认为自己上辈子是个拯救了武林的盖世大侠,今生他注定还是要当大侠的。虽然他现在还只是扶风城最大的酒楼——“醉凤楼”里的一名酒保,但他坚信一句话:“不是不报,而是时机未到。”

酒楼的掌柜很喜欢勤快的小鱼,每次跟人吹嘘时,都会在“我们醉凤楼有扶风城最高的楼,最高的上座率,最高度数的酒”这句话后面加一句,“还有扶风城最有可能成为大侠的酒保。”

传说中的大侠都是身高七尺,相貌堂堂,不怒自威。但小鱼从小父母双亡,过着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,瘦得像根竹竿,看起来并没有成为大侠的潜质。但这动摇不了小鱼成为大侠的决心。

每天四更鼓一过,小鱼就会爬起来,对着一本翻烂的秘笈有板有眼练起武功来。

这本叫做《盖世神功》的秘笈,曾在大街小巷热卖过,里面记载的据说是武林十大门派的不传绝艺。

但武林十大门派都否认这点,并提醒广大侠友,练假功有风险,别拿自己的奇经八脉开玩笑。这秘笈就纷纷被打到茅房里去了。

小鱼不但保存这秘笈,还坚定不移相信上面所说的每句话。他相信只要练好秘笈里的武功,就有资本去做他的大侠了。

不过,这看起来很难。练了这么多年的武功,小鱼至今还在基础功法里打转,除了力量变大一些外,他没感到自己有什么厉害的。

到了五更天,小鱼这才停止练功,随便吃点东西就去酒楼上工了。

小鱼挺喜欢在酒楼打工,因为这里是三教九流汇集之地,可以听到许多江湖秘辛,见到很多江湖豪杰。他所崇拜的大侠,都是从酒楼里听到的。

小鱼希望有一天,能在醉凤楼里见到传说中的真正大侠。他对大侠有着严格的界定,那就是武功要高,还得有侠义精神。按照这标准,大侠真是稀有之物。

今天,醉凤楼特别热闹,到处张灯结彩,门上、柱子上、墙上到处贴着喜字。扶风城的柳远柳老爷纳妾,准备在醉凤楼里宴请亲朋好友。

柳远老爷在城里颇有声望,黑白两道都吃得开。他来这里办喜事,对醉凤楼而言是个长脸面的大事。

中午时分,穿着吉服的柳远,亲自送新人轿子过来。他大约五十来岁,看起来依旧精力充沛。

在罗掌柜的陪同下,柳远亲自把还蒙着红盖头的新人送进二楼精心准备好的房间里,等待吉时再出来敬酒。

不久,宾客就陆陆续续来了。罗掌柜便让小鱼到酒窖里去搬酒。

“请问阁下,是不是大侠小鱼呢?”搬酒到无人角落时,一个俊秀后生突然从身后赶来,向小鱼抱拳笑道。

“大侠现在还算不上,不知阁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?”小鱼忙以江湖规矩,抱拳回礼。他心里住着个大侠,只要人家跟他说话,他就马上想到,人家有没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。

俊秀后生笑道:“我听说阁下特别想当大侠,是吧?”小鱼点点头,拍着胸膛说:“是啊,我以后一定会成为大侠的,当然了,得等我练成武功才成。”

俊秀后生笑了笑:“武功固然重要,更重要的是要有侠义精神。我听说小鱼阁下经常帮老人打水,带迷路小孩回家,还几次替人打抱不平,结果自己被打……”

小鱼不由挠挠头:“打抱不平是有,被打嘛……是我不忍心打他们,不跟他们一般见识。”

俊秀后生笑了笑:“这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有大侠才有的侠肝义胆对不对?”

“那是必须的!”小鱼气昂昂说道。俊秀后生抿嘴一笑:“那你就是大侠了!大侠,我们做个朋友吧!”

“没问题!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开口。”一声“大侠”,把小鱼的豪侠情怀都点燃了。

俊秀后生看了看左右,低声说道:“我还真有个不平事,需要大侠来主持公道呢!”

“说吧!我一看见不平事,就像眼里揉进沙子,不把它弄掉绝不舒服。”

俊秀后生一拍掌:“对头。那我就直说了——请大侠你帮我把新娘子救出来。”

小鱼愣了下:“兄弟,你别开玩笑了。人家今天大喜日子,你怎么能叫我去坏人家的好事呢?”

“什么好事!你听我说,这新娘子其实不是咱扶风城的人,她是个外地人,被柳远那混蛋看中了,硬抢了要作为小妾。她是抵死不愿意的,但抗不过人家。你说,这种可恶的行径,难道大侠不该管吗?”

“当然要管了!”小鱼二话不说,带着那俊秀后生,悄悄来到二楼新娘子房间。

房门上了把大铜锁,里面传来新娘子嘤嘤的哭声。小鱼知道钥匙放在掌柜的柜台上,就悄悄去把钥匙拿来了。

两人开门进去,正看到那新娘子踩在圆凳上,脑袋伸进一圈挂在屋梁上的红绫里。两人急忙上去把人给抢下来。

“放开我,让我去死,我不愿意嫁给那个混蛋……”新娘子呜呜哭喊着。俊秀后生急忙捂住她的嘴巴:“大姐,你别叫,我们是来救你的。”

新娘子愣了下,看着小鱼二人:“你们是……”

“别问我们是谁,你只要知道我们是来救你的就是。现在,你赶快把衣服脱了,咱换上。”俊秀后生说着,把外衣拖了,头上的帽子摘了,一头乌黑长发垂下来。

小鱼目瞪口呆,没想到对方居然是个穿着男装的女侠。

女侠与新娘子对换了衣服,然后让小鱼又把房门锁上,把穿上她衣服的新娘子送离酒楼,越远越好。

“那你怎么办呢?”

女侠笑了笑:“我还要继续惩凶罚恶呢!”

送走“新娘子”不久,吉时就到了。宾客纷纷落座,数轮鞭炮过后,柳远亲自去把罩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带下楼来敬酒。

小鱼表面若无其事,心里却惴惴不安看着新娘子,不知道那女侠会做出什么事来。

“今天,是我柳远的大喜日子,来,让我这新媳妇,来跟大家见个面……”柳远得意洋洋要去揭新娘的红盖头,没想到,新娘子突然一拳打在他鼻梁上,接着又一脚踢在他裤裆里。

乐极生悲!

柳远当即眼冒金星,一跤跌坐在地上。“新娘子”则在惊呼声里,飞快冲出门去,很快就没了踪迹。

行侠仗义做了件好事,照例让小鱼一整天神清气爽的。他感觉自己又在成为大侠的路上,迈出了坚实的一步。

回到家已经很晚了,小鱼刚要开门,身后突然幽灵般冒出一个人来:“小鱼大侠!”

“大侠,是你!”小鱼惊喜不已,那人竟是白天救走新娘子的女侠,她依旧穿着男装。

“大侠不敢当,在下冯娇,有幸结识小鱼大侠,真是相见恨晚!深夜来访,不知道小鱼大侠可欢迎?”

“冯娇?”小鱼愣了下,突然想起什么来:“是不是西谷路冯府的……”

冯娇高兴地点点头:“你知道我?哈哈,看来我也有点名气嘛。”

西谷路冯府,也是扶风城的大户人家。冯老爷膝下就冯娇一个千金,看成掌上明珠万般呵护。这冯娇呢,从小就满脑子奇思妙想,长大了后就成为一朵奇葩。她不喜欢针线,就喜欢刀剑;不喜欢文弱书生,就喜欢江湖大侠。她不止一次当众宣布,生子当如孙仲谋,嫁女当嫁王重侠。

这王重侠指的是已经退隐江湖许多年的一代大侠王重,他也是小鱼心目中的大侠排行NO。1。

冯娇的这种独特癖好,自然成为酒楼宾客下酒的谈资,小鱼对她早有耳闻,没想到竟然有幸跟她一起行侠仗义。

小鱼忙开门让冯娇进去,冯娇一见到那本《盖世神功》秘笈,就兴奋地拿起来:“哇,你也有这本书?”

“你也有吗?”小鱼好奇反问。冯娇点点头:“当然了。这书上怎么说?没有《盖世神功》,自称大侠也枉然!上面的武功你练成了吗?我都没练成,感觉好难。”

“练成了我早去闯荡江湖行侠仗义做大侠了!”小鱼笑了笑,“冯小姐这么晚找我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?”

冯娇眨了眨眼:“我还真有个事,一个人没法完成,需要有人来帮忙。但又找不到合适的,直到今天见到小鱼大侠……你听过大侠王重吗?”

小鱼用力点点头,眼里放出光来了。

“我听我爹说,他跟大侠王重认识。王重还活着,他就在某个地方隐居。我特别想见见这位大侠,求他收我为徒,但我爹他就是不肯帮我引见。所以……”

所以,冯娇就想出个疯狂的计划。晚上,她在闺房里留下一张纸条后悄悄逃出冯府。纸条里,冯娇以“大盗南霸天”的口气,声称冯娇已经被他绑架了。要冯府的人出十万两黄金来救她,否则就要撕票。

“十万两黄金?”小鱼吓了一跳。冯娇笑着说道:“我爹当然拿不出十万两黄金了!而且大盗南霸天的唯一对头就是王重了。他一定会找王重来救我的,到时候你也就可以跟着我见到王重了。但你得帮我一个忙。让我躲在你家里。”

能见到心目中的头号大侠,这个诱惑太大了。小鱼二话不说就同意了,让冯娇在家里住下来,答应当她的耳目探听外头的消息。

冯娇被大盗南霸天绑架、勒索黄金十万两的消息很快就传遍扶风城。据说冯老爷一看到冯娇留下的纸条,当场差点晕过去。

在这个盗匪更新换代飞快的时代里,南霸天算得上是个古董级的大盗,成名于二十年前。他曾经史无前例地霸占大盗排行榜第一位长达三年。要不是大侠王重将他打败,他估计还会继续刷新历史。

《盖世神功》秘笈后来能热卖,就是在楔子里宣称书中的武功都是南霸天从武林十八门派窃取过来。不过,十大门派出来否定这事,南霸天并没有再出来表态。因此很多人都认为,这秘笈其实是书商假托南霸天的名字炒作销量的,南霸天或许早就死了。

冯娇会以南霸天的名义来制造这场假绑票案,自然是受这本秘笈的影响。

南霸天再次出现作案,而且开出如此离谱的赎金,简直可以列为江湖年度十大新闻。全城传得沸沸扬扬,各种消息在酒楼里汇集,又散向各处。

小鱼则是支起耳朵,仔细听着跟此有关的消息,只言片语都不放过。

冯娇被绑架,冯老爷非常着急,他不但亲自启程去求避世已久的王重来救女儿,同时也放出风声了,谁要能救回女儿,愿分一半家产做答谢。

一半家产,那可是巨大的数目。不过,财帛是动人心没错,但有谁敢从南霸天的虎口里夺食?

小鱼和冯娇都是兴奋不已,只要王重被请来,冯娇立刻带小鱼回府里,去见这位仰慕已久的大侠。

与他们一样兴奋的,还有扶风城里的人。大侠王重的名声远播,谁都想见见这位传奇人物。

但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。几天后一个让人失望的消息传来:冯老爷独自一人回来,并没有请到王重。

紧接着,更让人绝望的消息从冯府里传出来:大侠王重已经死了。

原来,当年王重打败了南霸天,自己也受了重伤,而且伤势越来越重,不得不选择避世养伤。等冯老爷再去找他的时候,发现他已经逝世很久了。

晚上回家,小鱼把这个消息说给冯娇,冯娇当即呆住了。

“看来是我们命不好,没想到大侠王重已经死了……你快回家吧,你爹一定急坏了!”小鱼说着要送冯娇回家。

却在这时候,门外传来一声冷笑,随后门被踢开,一人大步进来:“你们放跑了我的新娘,不准备给我一点赔偿吗?”

进来的人居然是柳远!

“你,你怎么知道是我们……”小鱼愣了下,吃吃地问道。柳远冷笑道:“就凭你们那点小伎俩,也想骗过我?”

“骗你又怎么样?我还想在你身上消消火呢!”冯娇心头正火着,冲过去想胖揍对方一顿。没想到,柳远只是轻松一掌,就把她震得“噔噔”后退。

“你,你怎么这么厉害?”冯娇吃惊地看着柳远。柳远冷笑道:“要不是忌惮王重那老头,那天我早就把你们两个杀了。哼,现在那老头死了,看谁还来救你们!”

“你,你到底是谁?”小鱼越听越不对劲,猛地问道。柳远目光一转,落在桌子上那本《盖世神功》秘笈上,笑了笑,“原来你也是我的读者,当年我以自己的名义编这本书,可是让我挣了一大笔。”

“你……你是南霸天?”冯娇差点跳了起来!

“哼哼,你说我绑架你,我要不真绑架你,怎么对得起南霸天这个名头呢?”柳远说着,大步向冯娇逼来。他当年被王重打败后,就改名易姓躲起来,手头拮据的时候也不敢去抢劫,就编了那本《盖世神功》去卖钱,着实挣了一笔,然后安心在扶风城做起富家翁。

这些年来,他因为忌惮王重,一直不敢跟人动手,生怕显露了身份。即便被冯娇放走小妾,当众暴打,他也是咬着牙吃哑巴亏。

此刻,知道王重已经死了,南霸天就无需再隐藏身份。他要把冯娇给抓起来,用这张牌把冯家最后一钱银子都给榨出来。

“给我住手!”小鱼哪里看得下去,大喝一声,一拳向南霸天当面打去。

“虎炮拳?哼哼,书里的武功都是我瞎编的,也就你这蠢货相信!”南霸天冷笑一声,一拳向小鱼迎打过去。

“咔嚓”,清脆的骨折声响起。

南霸天脸上的笑容僵住了,呆呆地看着自己断折的右手: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“这就是你编的虎炮拳啊!”小鱼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双手,大喝一声,再次一拳打向南霸天。

南霸天做倒地葫芦滚出去。

直到被投入监狱两个月后,南霸天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败。他编造的《盖世神功》虽然上层武功是假的,但基本的功法都是对的,否则稍有点见识的人马上就能看出其中的真伪来。而小鱼这几年,始终坚持不懈修炼的,其实就是那些最基本的功法。因此,他虽然没有什么高明的技法,但基本功却扎实无比,表现在力量上其大无比。而南霸天隐伏这么多年,武功不进反退,力量衰退很多,所以硬碰硬的,竟被小鱼照面就打折了手骨。

而小鱼呢,抓到大盗南霸天后名声大噪,开始有人衷心称他为大侠了。那些之前还看不起他的人,纷纷想跟他做朋友。

推荐阅读:
上一篇:血溅同门 下一篇:三绝之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