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文网,小学生作文,初中作文,高中作文,作文题材大全!

武林外史之四:踢场子

编辑:作文网 | 来源:传奇故事

我学武那阵子,武侠小说正风靡。年轻,总觉得世上真有那些神功绝招,有时候感觉自己是不是投错师门了,怎么天天就这么点儿东西来回练,也没看师父教什么真功夫啊?

有一天练完基本功休息的时候我就问师父:“我这儿都练了三年多基本功了,咱们这门功夫有没有什么…。。那啥…。。比较厉害的…。。您知道啥意思。”这话之所以敢说,是前些时候我算是正式拜祖师爷牌位做了入室弟子,不是那种跟着师父随便学学的了,这个故事咱们以后再说。

师父横了我一眼: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您说咱们这一门以掌法知名,总有点儿练掌力的功法吧?您看人家练大力金刚掌什么的……”这里我要说一句,三年基本功,除了内功掌、老八掌以及单操八式之外,基本就是抻筋踢腿了,不过这些基本功还真是终身受益,到现在人虽然胖,但我是个灵活的胖子。

“你说这个啊,有倒是有,我教你铁砂掌吧。”

听到这个当时我就有点儿懵。铁砂掌这种东西大概在武侠小说里属于最底层的硬功,基本上谁上手使出铁砂掌,就是准备被主角秒杀的节奏。而且这几年多少也知道点儿内外家拳法的分别,我们这一门是正宗内家拳,怎么忽然出了个铁砂掌?这就跟听说某人练“少林太极拳”一样不靠谱。

师父接着说:“下礼拜吧,先去找点儿黄豆缝个口袋,前一百天打熬掌力,我再给你个方子,照着把药配齐之后,每天练完洗手用,不然会伤身。这一百天是基本功,不能抽烟喝酒,不能近女色,”说到这儿又看我一眼:“看来你也不像能早恋的,这个我倒是不担心。”

我这儿已经听得是满天星斗了,最后这句忽然醒过来,不对,师父这是又拿我开心呢。但师父这人的脾气直说“您别逗了”估计会挨揍,只能旁敲侧击把这事儿遮掩过去。

也就是我脑子灵活,马上就想到一个借口:“师父,这个练法是不是挺伤手的?您看这都快期末考试了,要不咱们等暑假再练?”

我师父哼了一声:“甭跟我玩儿这个,知道你不想练。你就是想练我也不能让你练,那玩意儿根本就不是咱们的功夫。告诉你小子,别没事儿总琢磨什么神功绝招,好好把基本功练好了比啥都强,想当年你有一位师祖……”

这位师祖的故事听师父说过好多次了,据说是好武成痴,给人家看场院之类的不要钱,管吃喝住就行,每天就是练基本的那几样功夫,最后练得无人能敌。听着像是“半步崩拳打遍天下”的本门版本。

被教训了一会儿,师父又说了:“要说练掌力的也不是没有。这样吧,你回家在你家灯管上拴一条棉线,棉线下面坠个大概跟乒乓球大小的棉花球,高度在你胸口左右,每天回家去打这玩意儿吧。”

“棉花球?”

“对,棉花球。小看棉花球?这么轻的玩意儿你要练到打在上面的时候,这东西不往外飘出去,而是要蹦起来。”

然后呢,就是教我怎么发力、腰部怎么用力、气脉沉降如何、掌心吞吐怎样之类的东西,这个也就不具体说了,那是手把手教出来的。再然后我就回去练这门掌功去了,确实也下了一番功夫。

要说这门掌功有没有用,反正我觉得是有用,至少我用过好多次。

第一次用,是某次学校组织春游,正好路上有卖山核桃的,同学有人知道我练武,就撺掇我说能不能打碎这东西,卖东西的老头也凑热闹,说是我要空手砸开这种个小皮厚的山核桃就送我一斤,结果是一掌下去碎了一半,手痛的同时赢了半斤山核桃。我讨厌吃核桃。

后来这门掌功就用的多了,基本都是在酒桌上。

这个倒不是喝多了打架,喝多了最好别打架,我吃亏最大的两次街头斗殴,都是因为酒后才出的事儿。酒桌上用这门掌功,是因为我发现特别好玩儿,尤其是逗小姑娘好用。

不知道为啥,我练了大半年之后就发现自己的掌风能隔空灭烛了。隔空灭烛的手艺现在是青城派的掌门刘绥滨老师最好,忘了他老人家能够隔多远打灭蜡烛,反正是个相当吓人的距离。我练得最好的时候,一尺多的距离上隔空灭烛肯定没问题。可能有人说了,这是不是传说中的“劈空掌”啊?劈空掌多俗啊,看过《天龙八部》没?段正淳有一手“五罗轻烟掌”,这名字多好听。

能不能劈空打人?这就纯粹是胡扯了,谁也扇不出那么大风来。其实说白了就是掌心发力的时候快、猛,极速压缩空气形成一股气流打灭火苗而已,没有什么内气外发之类的噱头,也不算什么神功,其实就是个练习内家拳发力的副产品。

但副产品也是产品啊,酒桌上喝多了让人家把一次性打火机点着,我这边隔着一两尺手掌平推一下就把火苗打灭了,好多人都会很惊讶,尤其是总能收获小姑娘那种比较崇拜的眼神,也算是我那些年辛苦没白费。

书归正传。

我倒是见过我师父用过一次这种掌功。

那时候我们都是在公园或者绿地里找地方练功夫,自然有时候就有人围观。一般来说,传统武术好听不好看的,尤其是基本功特别无聊,您看着好看的都是演武。所以,看一会儿大家也就走了。

有一次有一个人没走,一直等到我们练到一个段落,才上来打招呼。原本我以为这是那个武术爱好者过来聊天交流一下,这事儿一般都是师兄出面,我一个小屁孩子没这个资格。

但听着听着好像不太对劲,似乎这位交流确实是想交流一下,但不是聊天,而是动手交流。我琢磨着这事儿有点儿要坏菜。当时场子里三个人,我这位师兄半路出家,快四十岁才开始练,这功夫就别说了,师弟比我还小,也别提什么功夫,连单操八式还没练到呢。我这两下子嘛,估计也够呛。

正在这时候,我师父吃饱喝足、踢了趿拉穿着一双没提上的布鞋过来了。这才真叫看见救星一样,赶紧上前说明此事。

我师父可能是喝得有点多,斜眼看了看那位:“我这几个徒弟都是蠢蛋,您还是找别人切磋吧。”

那位说了:“也不是真想咋样,就是看着您这几位徒弟练得不错,虽然有点儿不得法…。。”

“得,您打住,我自己的徒弟怎么教是我们的事儿,既然您觉得不得法,那今天还真要让您指教一下了。这几个学了没几天,我试试吧。”

交代两句场面话,我师父跟这位就下了场。这位也是貌不惊人的那种,但能看得出来相当灵活矫健。

两方对阵,师父的起手式是我们这一门六十四手标准起手式:沿门托钵,那边的起手式看着像外家的某种拳术,我不认识。

两边跟斗鸡似的互相看了一会儿,我师父的这个起手式从左边换成右边,然后开始左右踱步找空门。我上面说了,我师父那布鞋根本就没提拉上,跟拖鞋似的不跟脚,走两步一换掌,脚底下有点儿拌蒜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那位冲上来一个高鞭腿奔着我师父的头就去了。

我师父这边脚底往外一掰,另一只转身一扣,标准的掰扣步低头让开高鞭腿,回手一掌就拍在那位的后背上,声音特别闷,那位只踉跄一步就站稳了,回身抱拳:“您功夫真好,甘拜下风。”转身就要走。

我师父赶紧说一句:“没事儿吧?要是这两天后心疼,就千万卧床休息,别动力气活儿。”那位没说话,点点头就走了。两者交手就这么一秒钟不到,就挨了一下子,说实话,我是挺失望的。

当天师父啥也没说,我们也不好问。过了两天找师父喝酒,问起这到底是咋回事。

我师父轻描淡写的说:“咋回事?一招见输赢呗。”

“那就是说他挨了一下就明白自己不是对手了?”

“没那么简单,那一下就让他没法动手才能叫赢。”

“怎么一下就能让人不能动手?您这功夫可没教过。”

我师父拿起一个核桃——当年可没有纸皮核桃,都是实打实的硬东西——把核桃放在自己手与墙壁之间轻轻摁住,坐着随手一发力,核桃粉碎。他老人家拍拍手:“看见没,这就是我教你那个打棉花球的功夫,练一半儿就有这个本事。”

“告诉你小子,这门功夫看着枯燥,实际上你要是练好了这种发力,最短的距离能发出这种力道,比如说你要是一掌打在人胸口,他肺里的空气被快速挤压出去,肯定就受伤了嘛,你一巴掌拍在他后背,他内脏之间相互撞击也就伤了。为啥我让他这两天别动?估计着他应该是有点儿内伤了。”

“师父,您这下手真够狠的。”

“胡他妈扯!那天你师父喝多了,没看脚底下都拌蒜了?不赶紧拿下这小子,你师父可能就趴下了知道不?”

“我还以为您那一步踉跄是诱敌深入呢。”

“狗屁,那就是喝多了。”

好吧……。

推荐阅读: